黑川沅

您好,这里是黑川沅。
是一位自在随性的暴君。
雷点是双标和抄袭,wzry、d5粉请绕道。
bp请绕道。
“二次元霸道少女”pop子一样的暴脾气。
以上,谢谢你看到这里。

我的lof啥图片都加载不出来,我好饿,好绝望。孩儿想吃爸爸们的粮……

给泉酱「魔女paro」

闲适的下午,闲适的茶会。闲适的只有在玻璃花房里轻声交谈的两位魔女罢了,她们的闲聊夹杂着二三声嬉笑,轻柔悦耳,仿佛生怕惊动了蔷薇丛中的精灵。

小夜端着泡好的红茶轻轻走进花房,正巧听见自己的监护人提到自己:“偶尔也想被小夜S一下呢。”虽然听不懂话题,但蓝发的男性并没有发问,而是把红茶小心翼翼的沏到精致的金边茶杯里。他一手按住壶盖,一手紧握着茶壶的把手,抬臂一沥,橙红的水柱便从壶嘴里倾泻而出。顿时,茶香四溢,沁人心脾。末了,小夜不忘掂了掂臂,免得水柱夏然而止。他毕恭毕敬的把杯碟递到两位女性面前,餐盘上没有一滴溅出来的茶渍。

“如何?我家小夜很能干吧?”狐耳的女性端起茶杯笑着向她的挚友提问。对面的猫耳女性,掌着杯碟,樱色的唇瓣轻吐出气,深琥珀色的水面便泛起了圈圈涟漪。随后,她优雅的抿了一小口茶,身后的尾巴因心情的愉快而轻轻晃动:“茶艺愈发精湛呢,小夜。”

男性右手折于胸前,手掌盖上自己的胸膛,欠身答到:“您过奖了,前辈。是沅大人教导有方。”

“呦——这时候还叫沅大人啊?”充满活力的男声打趣道。是猫耳女性带来的眷属,一身白色正装穿得笔挺,外套交由宅邸的精灵挂放好——即便如此也遮掩不了人活泼好动的本性。

“这是礼仪,鹤前辈。”小夜回应着对方,语气因礼貌而显得有些疏远。“好冷淡哦——”男人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抱怨,而是俯身问狐耳魔女:“请问……沅大人刚刚说的S……是什么意思?”,“噢——那个呀,”名为黑川沅的狐耳魔女放下茶杯,“就是在不伤及对方的身体的情况下,以疼痛或辱骂来小小的调会儿情。”

“真会玩儿!”一身白的鹤丸抢过话茬,下半句却被猫耳女性——五条泉一把拧在大腿上憋回了肚里。“哪能啊,哪有你会玩儿。我的可爱后辈不是从我这儿顺走了好多便利的东西吗,好用吗?”黑川沅两手十指交叉,用手背托着下巴揶揄地问到。“我可是付了钱的啊前辈!我冤枉!再说——您说好的看在您看着我长大的份上打折,还不是没少几个子儿!”鹤丸愤愤不平的控诉,语气倒是委屈极了。

“什!?”当事人五条泉羞红了脸,又是想掐自己的恋人又是想打自己的损友,腾地站起了身,顶着红扑扑的小脸看看嬉皮笑脸的两人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小夜就看着这场宁静的下午茶活脱脱的被两个不正经掰成了鸡飞狗跳的追逐战。

嗯嗯嗯???

给泉酱「鹤婶-其二」

@鹤よめ。

泉发烧了,她平日里身体就不算好,熬个夜后再发烧,简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但基于她个人的特殊体质,她这一病,自家的刀剑男士们可担心得不得了,特别是自己的恋人——鹤丸国永。

鹤丸轻手轻脚的拉开泉的障子门,端着药汤身形敏捷的闪进房间后又带上了门。“泉,起来把药喝了吧……”他声音轻柔且透着些担忧,生怕过大的音量会引起对方的不适般。而被他唤着的人儿则是在被窝里翻了翻身,慢悠悠的支起身从被窝里起来。泉的声音带着些发烧特有的干涩和沙哑,嗯嗯唔唔的应了声,揉着眼睛挪到鹤丸举在半空中的汤碗前。

待她嗅到药汤特有的苦味后,突然清醒了些,退开了鹤丸的跟前,半响才憋出个字:“……苦。”鹤丸安慰她到:“光坊给你准备了一口团子,乖,喝了药早点好。”女性撇撇嘴,有些犹豫。这种细微的小表情在平时故作坚强的泉脸上可见不到,特别是因为生病而无力耷拉着的眼睑和脸上的丝丝倦意,真是可爱至极。鹤丸定了定神:“光坊的一口团子可是绝品——又糯又甜,不吃就太可惜啦!”听见他的劝诱,泉又极不情愿的挪过来,小嘴抿上汤碗的碗沿。鹤丸便扶着她慢慢抬臂,喂完了一碗药汤。

泉被苦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此时,一个软糯冰凉的圆物堵上了泉的嘴——是鹤丸把一口团子喂了过来。

甜糯的团子融化在口中,渐渐盖过了口中残留的苦味。泉的嘴巴一动一动的,像只正在进食的小仓鼠,脸上浮现出的些许满足被鹤丸尽收眼底。他凑过去,贴上泉温热的唇,舌也滑进她的口腔。就算没有一口团子的辅佐,他也觉得泉的唾液,她的软舌,分外香甜。比起心爱的泉,一口团子什么的 只能当陪衬的份。抱歉啦,光坊——不是说你的手艺不好,只是我的女人更加的可口罢了!鹤丸暗自想着。

两人唇齿纠缠了会儿才结束了这个粘腻的亲吻。鹤丸捧起泉有些犯迷糊的脸,拇指替她拭去唇角边残留的津液,笑容里满满都是溺爱:“把发烧传染给我吧,这样泉就会好起来了。”

给泉酱「鹤婶-其一」

整理赠文。
老物。
@鹤よめ。



今天是2.14,距离刀剑男士与中国的审神者相遇一周年只有短短两周的时间了,而距离过年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鹤丸对自家主人传递了祝贺新春的话语以后,在走廊上遇着了乱,对方拽着鹤丸白色外套的衣袖,蓝色的透彻大眼忽闪忽闪:“鹤丸先生有给主公准备情人节礼物吗?”鹤丸一时摸不着头脑,乱看着他一脸跟不上节奏的懵圈表情,撅嘴有些不满:“鹤丸先生不知道吗!今天可是情人节啊!是现世的恋人们互相交换礼物,倾说爱意的日子!”乱这么一解释,鹤丸修长的手指捏着下巴若有所思了会儿,鎏金色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圈,怕是又有了什么好点子。
晚上,被自家刀闹了一天的泉坐在被褥上,捶了捶酸痛的肩颈,鹤丸从后面搂着她,替她捏了捏肩。
“情人节快乐。”身后的人恶意的压低了声线在泉耳边吐息,她下意识的想挣脱人的怀抱,却被对方紧紧圈住腰。鹤丸带着她翻了个身,一阵视线的天旋地转后,泉就被鹤丸压在了床铺上。
“情人节快乐。”鹤丸又重复到,他的手渐渐探入泉的衣襟,后者不挣扎也不反抗,黑色的眼眸对上身上男性金色的眼瞳。男人的眼里漾着浅浅的笑意,还有眼底真挚,毫不动摇的爱意。他的眼神就像阳光一样,驱散泉心底冰冷的黑暗和不安,给予她温暖。
她最拿鹤丸没办法了,只对他没办法。
视线交汇良久,下方的女性才开口:“老流氓。”鹤丸看着她浮现出些许不服气的小表情,开心的轻笑起来:
“只对你流氓。”

很开心,把刀相关的的删的差不多了,原来我产了这么多刀相关的吗Σ粉丝想看哪篇可以私敲我,毕竟我还有有道云(。)
除了给别人的赠物和联动,粮应该都删完了。在这里很对不起给我点过心心和蓝手手的小可爱们,想要粮可以私我的👌国内各种意识都很薄弱,我也受够了吃霸王餐的bp了。
爱你们,小窗唠嗑啊,给你画火柴人大头x

把点了热度又撤销的人统统拉黑了,以后粮不在lof放,只在亲友群放,lof放点图和给亲友的赠文。

用自设混更,好歹表明我还活着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被怼的女审神者 这是我的自设,靴靴👏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走到哪儿都是用的这个狐狸精自设,不爽不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啊吸吸

老铁!生日快乐!
能和你做老铁真是太好啦!大宝贝!今后也互相养活吧x
@鹤よめ。